焦作现代男科医院坑骗患者 榨取无知百姓血汗

来源:未知编辑:admin发表时间:2018-10-19 21:21
查看数0>

  男性割包皮,费用通常在数百元到千元左右。可焦作市的袁先生向记者投诉称,他的侄子小袁在焦作现代医院做该手术,从躺上手术台到后期,医生“查出”小袁患有多种病症,致使其前后花费多达5万多元。家人得知后,带着小袁去另外一家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却一切正常。

  记者调查得知,该院为小袁做手术的两位医生均属非法行医;而在采访中,焦作现代医院的崔副院长还“放话”称,让袁先生继续告,区里不行到市里,市里不行可以去省里(告)。

  【遭遇】网上预约380元割包皮 被“查出多种病症”后花费5万多

  焦作市的袁先生向记者反映称,去年11月18日,他的侄子小袁在焦作现代医院预约了380元的包皮环切手术。可当他侄子小袁躺上手术台,打上麻药后,主刀医生杨成君和王贵书便以小袁的血管等有问题,需要治疗为由,让同小袁一起来的家属交了三次费用,当天,仅手术台上医生“增项”后,当天小袁花费就达8000多元。

  “当时我侄子也十分犹豫,但在手术台上他根本没有办法拒绝,毕竟是在自己‘命根子’上动刀。”袁先生称,当天我侄子都没有带那么多钱,都是刷透支卡交的钱。

  袁先生称,随后,为其动手术的杨成君和王贵书两位医生主动联系小袁,称根据小袁说的症状,小袁很有可能患有不育症等多种病症。这把刚刚结婚的侄子小袁吓的不轻。

  “我侄子可以说是在这两位医生的‘诱骗’下,陆续做了前列腺炎等一系列男性检查及治疗。截止到去年12月6号,被骗花费5万多元。”袁先生说,但到今年元月初,给我侄子看病的两位医生看我侄子交不起钱后,就以各种理由推脱,不再接见他。

  袁先生告诉记者,事后,侄子小袁越想越不对劲,就跟家人讲了自己的经历。并在家人的带领下到焦作另外一家医院做了检查,结果根本没有查出小袁患有前列腺炎、不育症等。感觉上当受骗的小袁依据法律办理了相关手续,委托叔叔袁先生让焦作现代医院给一个解释,为其讨回公道。

  【投诉】两位医生均属非法行医 且伪造病人病例及手术告知书

  袁先生称,在他找焦作现代医院讨要说法的过程中,他发现给侄子小袁看病的杨成君和王贵书两位医生均没有在该院注册,属于非法行医。

  并且,袁先生称,给侄子小袁看病的两位医生还存在伪造病例的情况。侄子小袁看过多次门诊,却只有一张病例单,其他的门诊病例没有记录,而仅有的一张门诊病例单,上面也没有医生签字,这在正规医院中是绝对不允许的;更为严重的是院方伪造病人的手术告知书。

  “我侄子记得非常清楚,在手术时,院方并没有让小袁或者让和小袁一同前去的侄媳妇签手术告知书。但后来,院方却向我们提供了手术告知书。”袁先生称,手术告知书上是我侄子签的字,我侄子一看就说不是他签的字。并且,在院方提供的手术告知书上有个及其明显的失误,就是侄子小袁是于2015年11月18日才到该院就诊做的包皮手术,侄子的手术告知书上日期却是2015年11月17日。

  “我侄子17号还没去该医院做手术了,怎么会在手术告知书上签字呢?这明显是焦作现代医院伪造的。”袁先生说,以上种种问题表明,焦作现代医院的这两位医生不但非法行医,还借行医之名骗取钱财,就连医院的管理也存在很大的问题。

  【回应】 崔副院长:继续告,市里不行可以去省里

  为了进一步把事情弄清楚,袁先生向焦作现代医院提出想见一见给侄子看病的杨成君和王贵书两位医生。但院方却称这两位医生一位出国了,一位已经辞职,医院也没有办法联系上他们。

  气愤不已的袁先生将焦作现代医院投诉到焦作解放区卫生执法监督所。春节前,在解放区卫生局医政科的主持下,焦作现代医院的王副院长、崔副院长和医务室秦主任与袁先生进行了调解,但双方就退款赔偿问题并未达成一致。

  记者随袁先生来到焦作市现代医院,见到了该院的崔副院长。得知记者来采访,崔副院长称,此事正在处理中,该院不接受记者采访。当记者提出想见一见两位涉事医生时,崔副院长以,这两位医生的情况已经告诉了袁先生为由,拒绝回答。

  在送记者与袁先生离开的时候,崔副院长还“放话”称,让袁先生继续告,区里不行到市里,市里不行可以去省里(告)。

  随后,记者来到解放区卫生执法监督所了解情况。该所刘科长称,焦作市现代医院确实有很严重的问题,他们一定处罚。根据他们调查的结果,焦作现代医院给小袁做手术的两位医生没有将行医资格证变更到该院,就没有行医资格,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最高可处罚5000元。但往往这几千元的处罚对一些财大气粗的民营医院来说,却不足以戳到他们的痛处,让其规范整改。对于执法部门也显得十分尴尬。

  截止记者发稿前,记者了解到,目前,解放区卫生执法监督所已经对焦作市现代医院下发了4999的处罚通知书。